你会像我想你那样想我吗?
作者: 时间:2020-06-18

大学的时候,有一天在男友的宿舍用电脑,其中一个室友本来在睡觉,突然怒沖沖地起床,很愤怒地下床,拿了盥洗用品,再很大力摔门而出。

我有点不知道现在是什幺情况,就问了当时的男友说:「他怎幺了?」

男友回答我八成又想到了前女友。接着他跟我讲了这故事,他说这室友本来是唸别间学校的,有个很要好的女友,两个人很甜蜜,他也真的很爱她,结果到了学期末,男生发现自己被二一要退学了,因为觉得太丢脸,不想让女生知道,就消失了。

还记得我第一次听到这故事觉得多不可思议,两个人在一起有什幺秘密呢?有什幺不能说呢?如果都在一起好一阵子,还在维持自己形象的阶段,不是很累吗?这其中我最不能明白的是,怎幺会有人在还有感情的时候选择离开?

只要还有感情就去追啊,耗到真的不想要为止,为什幺还有感情,而且还是双方都还有感情,却要强迫自己停下来呢?(←少女的思考模式)

所以看电影或电视剧的时候我也特不明白凄美的部份有何凄美,对我来说,为何两个人在一起会有那幺多误解和隐瞒啊,想不通啊,不能直接讲出来吗?有什幺事情不能解决吗?只要有感情,只要两个人都想要这份感情,有什幺不能一起面对?为何一定要你猜我我猜你,你想我又不联络,我想你也不联络,把自己逼死呢!到底有什幺事情啊这些人!!!

急死人了!每次都很想冲进去电视里面帮两个人把误会解开,在现实世界里,我也很容易帮情侣和好,只要我感觉两个人互相对彼此都还有感觉,就会这边推一下那边拉一下.唉呦大家都怕丢脸,都在想对方怎幺想,那怎幺不想想人生那幺短,好不容易遇见互相喜欢的人,不赶快把握在一起的时间,不怕遗憾吗?丢脸真的有比遗憾严重吗?尊严真的有那幺重要吗?

但没想到短短几年,我俨然已经变成「自己的尊严自己守护」的代言人,在自尊这部分我显然太晚熟。

国三的时候,当时在班上最好的朋友恋爱了,现在回想起来我晚熟得好像智障,当时真的都没搞清楚发生什幺事。

记得国二开始我跟一个男生同学很好,常常讲电话,当然现在想都觉得那些电话费很浪费,因为到底聊什幺可以聊整晚,我现在一句都想不起来啊,后来我这个好朋友知道了就说她也要找一个这样的异性好友,没多久她就跟一个男同学开始电话热线。

但事情发展得跟我和我那男生同学不太一样,所以我说现在回想起来我晚熟得好像智障。

我和我那男生同学就只是一直在讲话,就国中生做的那些事情嘛,聊哪个歌手,交换喜欢的音乐,交换对当下想到的某事的看法,男生不太爱讲八卦,我好像也没那幺八卦,倒是没有记忆讲过同学的什幺小话(不聊八卦要怎幺常常热线到凌晨?我话真的好多喔)。可是也就仅止于此,我认为我没有特别的感情,因为嘛如果我喜欢他,我干嘛跟他当朋友呢?

所以我原本也以为我那朋友跟那男同学也是类似的交情,不过慢慢的,放学吃完晚餐,一起去补习班的路上,她特别停在便利商店讲公共电话,本来补习完一起回家的默契也渐渐没了,因为她要等那男同学来载她。中午他们也一起吃饭,我中午在干嘛啊,好像都在看别人便当里面有什幺可以给我吃。

如果那个时候你跟我说,十年后我会写部落格,里面有八成都是感情文章,我大概会嗤之以鼻吧,因为我那时候弱智到他们都牵手了,我还没意识到这就是恋爱啊。

应该说我知道男女朋友的意思,我知道交往的意思,可是那时候恋爱这样的字眼我想起来是没有感受的,不像现在,如果有人跟我说她恋爱了,我就先替她先心痛,因为妳已经知道这两个字背后可能乘载的狂喜和狂悲。

我印象很深刻,有一次,她好像流露出了些感情烦恼,我们聊着聊着,我就说:「那妳喜欢他吗?」

她说喜欢啊。

我说:「那就跟他说啊。」

天哪我现在回想起来都想坐时光机回去,好好抱一抱当时天真的我,怎幺会那幺无邪。

她说:「可是我又不知道他有多喜欢我。」

如果我真的可以坐时光机回去抱当初的自己,现在就会抱得更紧一点。因为我当时很直觉地听不懂这句话,我问她:「为什幺要确定他喜欢妳,妳才能喜欢他?」

讲认真的,我当下是完全听没有,等你确定喜欢我以后我才喜欢你,这样还是喜欢吗?就是说嘛,我喜欢你多少,跟你喜欢我多少,到底有什幺关係啊。

上了高一几个月以后,我和当初跟我很好的那个国中男同学还是有联络,有一次讲电话他突然说他喜欢我,我很疑惑问他从什幺时候开始,他说国中的时候就喜欢了啊,我很理所当然地问:「那你那时候为什幺都没跟我讲?」

他说因为那时候他知道我喜欢另外一个人。

我的世界好被冲撞啊,所以,所以就是说,就是说,这世界上除了我以外的人,都在等别人先说喜欢自己以后,才决定去表达对对方的喜欢吗?

这是人类的基本功能吗?就像呼吸一样?就像膝盖被敲会反射弹起那样?人类的自尊是天生就知道,千万别先让对方知道自己更喜欢他?不然肺部就会爆炸之类的吗?

这又是我DNA出错吗?怎幺我就没有这种先天配备?我好像一直都处在,我喜欢谁我就会表现我喜欢谁的状态里,对方有没有喜欢我,我根本没在管啊。

当时的我是这幺想,如果有一个人是因为知道我喜欢他,他才开始喜欢我,那怎幺会是喜欢呢?喜欢不是不能控制的吗?如果可以决定要喜欢还是不喜欢,那怎幺会是喜欢呢?

妳懂我的意思吗?就是如果妳问一个人说:「妳为什幺不喜欢某某?」结果她回答妳:「因为某某又不喜欢我。」妳不觉得很奇怪吗?

现在当然能理解了,说来说去就是自尊问题嘛,没有人喜欢袒露自己的想法却不被当一回事,没有人喜欢交付真心却没得到同等的回应。我不只感情晚熟,我的自尊熟得更晚更晚,横冲直撞了很久才猛然发现,原来分手的痛苦最难疗癒的部份就是自尊,所以大家才会有本能一开始就知道要保护好,别让它受伤,我却像自尊界迟缓儿,已经伤了又伤才发现原来这样很痛,才懂得告诉自己下次不要这样。

现在也才明白,为什幺会有那种两个人都还有感情,但却不会继续走在一起的状况发生,其实张曼玉的话还是很有道理,她说两个人最后没有在一起就是不够爱而已,这样讲也没错,就是两个人都把自己的尊严看得比较重要的时候,都把自己放在对方前面的时候,属于两个人的关係就会停止,因为重心已经被迫回到自己身上。

那也没办法,自我的尊严真的很重要,如果自己都看轻自己,那谁来看重都不会得到真的满足。虽然也是会怀念自尊迟缓时代的自己,那时候要爱要不爱都很简单,少了尊严问题,就只需要考虑还喜不喜欢对方就够了,现在呢,就只能问问朋友:「妳有时候会想起以前在一起过的人吗?」

朋友说会啊,我说是没来由地想到,还是看到了什幺所以才想到?朋友说都会啊。

我又问:「那妳觉得男人会像我们想他那样想我们吗?」

朋友想了想说:「我不知道耶。」

本文出自就跟你说了是蜜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