导游:施障眼法掏出彩石‧“3警诬赖我贩毒”
作者: 时间:2020-07-04
导游:施障眼法掏出彩石‧“3警诬赖我贩毒”(雪兰莪.安邦)一名导游申诉,3名制服警员半路拦截他后,对他施展“障眼法”,一人不断跟他说话转移视线,2人则到他车内搜查,然后趁他不备之际掏出一包彩色小石头,诬赖他贩毒,并恐吓他除非乖乖交出1万5000令吉,否则他将必死无疑。被吓得腿软的导游只好将身上的6000元人民币(约马币3000令吉)和300令吉交给警员,但警员仍嫌不够,逼他到油站提款机提出500令吉才肯作罢。49岁事主陈建文今日(週二,9月29日)在律师黄启斌的陪同下召开记者会叙述案发过程时,一想到自己被警察诬赖并洗劫的过程,就忍不住流泪。他披露,9月16日晚上9时30分,他开车返回班丹柏兰岭的住家途中,刚好接到朋友的来电,于是停车讲电话,此时一辆警察巡逻车驶过。当他挂上电话时,巡逻车突然回转停在他车旁,3名20多岁的制服警员下车走到他的车门边,要求检查他的身份证和手机,他不疑有诈,照对方的指示做。促交出1.5万“警察叫我下车让他们深入检查,一名一直玩弄我手机的警员竟然问我,为甚幺我的手机内没有色情照片或短片?他看我的裤袋‘肿´起来,叫我把裤袋内的东西拿出来给他们检查。”陈建文指出,裤袋内除了有钱包,还有他準备带团出国时使用的6000元人民币(约马币3000令吉)。他怀疑3名警员觊觎他身上的现金,一人负责跟他东拉西扯的讲个没完没了,另2人则在此时钻进他的车内搜查。“在我无法看清楚他们在做甚幺时,一名警员突然拿出一包装有巧克力色及粉红包小石头的透明袋子,硬说袋子是从我的车子后座找出来的。”“警员要我摸摸袋子,我反抗,并坚持那一袋不明物体根本不属于我的。对方为了‘说服´我,再次钻进我的车搜查,这一次是找到几根吸管。”他说,3名警察当时坚称在他车内找到毒品,并恐吓说如果他们把他带回警局,他必死无疑。“他们说完后,在我面前做了一个吊颈的动作,还掏出手铐準备逮捕我。”不谙马来语的陈建文儘管极力否认贩毒,但见3名警员似乎要“玩惨”他的样子,甚至以死亡来恐吓他,他当场慌张得全身不停发抖。此时,其中一名警员声称,只要他乖乖交出1万5000令吉,他们3人就有能力替他解决问题。被押往提款机取钱陈建文声称,为了保障自己的性命安全,他当时只好把身上的现金,即6000元人民币及300令吉全交出来“赎命”,但3名警员仍贪得无厌,要他到邻近的提款机去把户头里的钱都提出来,否则将“公事公办”。“我开着自己的车到桑林园某油站的提款机去提款,警车就跟在我后面,以防我中途开溜。不过警员抵达油站时,由始至终没有下车,他们只坐在车内监督我的一举一动。”他说,他提款后,警员指示他开车到附近的阴暗工厂区交易。“我跟他们说,我只有1000令吉,我只能给他们500令吉,剩下的要自己用。他们不相信我,还要我给他们看提款明细表,才肯放我走。”认出3警员‧警方拒提供名字声称被3名洗劫的陈建文披露,事发当晚10时40分他回到家后,因受到惊吓而不想再去警局报案,以免“触景伤情”,但经好友的劝说,他决定于隔天晚上到班登英达警局报案,共花了5小时录口供。案发第3天,负责此案的查案官拉兹米警长致电要求陈建文到安邦警局认人,他从至少25名警员中,成功认出3名恐吓及洗劫他的警员。“在整个认人过程中,我发现这3名作贼心虚的警员很焦虑不安。”传降职转做文书了事陈建文说,他认出3名警员后,曾要求警方给他一份注明这3名涉案警员名字的报告,但遭到警方拒绝。“他们一直跟我说人认出来就好了,警方是不会告诉我涉案警员的名字的。”然而,他指出,事发至今已逾一週,警方再也没有联络他,他惟有向行动党蕉赖区国会议员陈国伟投诉,并在对方的协助下,获悉涉案警员早已被降职,转做文书,但他们的名字至今仍是个谜,警方迟迟不愿公开。斥警方不应包庇由于受害者陈建文情绪仍无法平复,由黄启斌律师代他发言时强调,陈建文“付钱”给警察,并没有贿赂警察的意思,而是在当时的情况下,他的生命就在悬崖边,如果不及时设法救赎,他的下场可能比现在更糟糕。他说,儘管警方声称已把3名涉案警员降职,转作文职,但此案事态严重,任谁也不想再看到行为如此卑劣的警员再为民服务,受害者要的是他们受到纪律对付甚至被革职。应设独立小组调查“安邦警局不应该调查这起案件,他们应该委任其他警区同仁,或者成立独立调查小组调查,才不会出现包庇或维护自家人的情况出现,我遗憾的是警方没有这幺做。”黄启斌认为,涉案警员滥用他们的执法权力,安邦警区甚至不愿透露他们的姓名试图维护,因此,他要求安邦警区主任应该给受害人一个交代,否则他们一定会採取法律行动对付警方。调查报告呈副检察司针对3名警员涉嫌诬赖、恐吓及洗劫导游一事,安邦警区主任加里尔受询时向《》指出,当局已把调查报告提呈给副检察司,由副检察司决定是否将3名警员提控上庭。他说,警方在接获受害者的投报当天就逮捕3名涉案警员,同时让他们停职查办。“受害者也被要求到警局认人,并且成功认出3名抢劫他的警员。警方的调查报告已经完成,并已交给副检察司决定是否要将3名警员提控上庭。”加里尔强调,警方没有徇私,如有警员涉及违法,当局一定会採取行动对付,并不会包庇犯罪者。‧2009.09.29